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党建扶贫 > 正文
    购物车
    0

    农业部求解奶源地危情:40亿元补贴拯救奶农

    信息发布者:下乡扶贫
    2019-09-04 16:04:28   转载
    5吨奶,倒进地沟,足足要花掉半个多小时。9月17日,当河北正定县新城堡镇景芳牧场小区业主崔景芳目睹这一场景,心中五味杂陈,围观的奶农禁不住有些骚动。奶农和奶场还能坚持多久?奶场业主对农业部副部长的回答是“最多一个星期”。

      9月19日下午,记者从知情人士了解到,农业部针对部分奶源地的调研报告和政策建议已经呈送国务院有关部门,其中涉及对奶农的补偿问题。乳业专家李成认为,“三鹿事件之后,国务院处置的力度比较大,也比较透明,现在要考虑对合法生产者的应急保护措施。”

      蒙牛、伊利的尴尬生意

      “谁还会去收奶农的奶?”9月13日,三鹿事件曝光后,这很可能是农业部副部长高鸿宾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这一天,农业部与中国奶业协会进行了紧急沟通,动员协会中的乳业巨头对三鹿的奶源地原料奶进行收购。作为三鹿最大的奶源地之一,正定县新城堡镇最先看到了些许“生机”。正定县田园牧场业主朱德江正是众多受益者中的一员,9月17日,当高鸿宾坐在他面前询问奶场状况时,他已经倒了5吨奶。“原本卖到3000元/吨的鲜奶,前几天只卖到了200元/吨,现在卖到150元/吨都没人要了,如果这样,我们连一星期都坚持不了。”

      现在三鹿的供奶商都已经跟蒙牛、伊利签了协议,奶农的奶总算有了去处。但苛刻的购奶条件和灰暗的前景仍令奶区业主们忐忑不安。

      “他们把蛋白指标定得很高,要求含量为2.95%,这个季节,就是奶在牛肚子里也达不到这样的标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主告诉记者,不合格的奶就只有倒掉。崔景芳经历的正是这一幕。

      针对部分奶场的指责,乳业专家李成则为蒙牛鸣不平,三鹿事件后,大家的生存都受影响,特别是国家质检总局公布了乳制品检查结果后,蒙牛、伊利的产品也有部分被下架召回,在自身销售状况受到较大影响情况之下,现在商场里的奶都卖不动了,政府确实没道理强迫他们去收购原料奶。“这只能是权宜之计。”

      李成的判断很快得到了证实,9月19日,液态奶中被检测出有三聚氰胺的消息见诸媒体,当记者向河北正定地区的奶场了解最新收奶情况时,得到的消息是,蒙牛已经放弃在当地收奶,而是要让奶场把奶交到太原奶站。“要往返400公里,路远费用高,就是到了太原也可能被拒收,这其实就是在拒绝收奶。”当地奶场负责人在电话里抑制不住内心的不满,对他们来说,一天的奶收不上去,就是1万多元钱的损失。

      奶场资金断链危机

      毋庸置疑,危机传导的速度比我们想象的快。除了牛奶收购难题,还有资金难题。首先是被三鹿拖欠的奶款,以田园牧场为例,业主朱德江跟三鹿签的协议约定交奶一个月后付款,从8月1日到8月30日,这个奶场向三鹿提供的奶已经近150吨,三鹿案发后账号被冻结,几十万元奶款杳无音信。目前是九月中下旬,正是奶场需要“铡青贮”,也就是准备过冬饲料的季节。整个奶区内500头牛按每头300元标准准备青贮费,约需要15万元。据东新铺村党委高书记的介绍,镇上共八个社区(即奶牛集中饲养区),其中有三个社区给三鹿供奶,目前三个奶场都存在倒奶的现象,都面临奶款被拖欠和无钱“铡青贮”的现实考验。

      显然,三鹿拖欠的奶款暂无指望,据知情人透露,三鹿为召回封存在市场外的产品大约已经花费了7亿元人民币,加之被停产后回款非常有限,由三鹿在短期内支付这笔款项几乎没有可能。朱德江为这个奶场投资了近400万元,当他与蒙牛签订协议的时候,这场危机已经使他损失了近十万元钱,最好的年景时,这个奶场的收入不过十六七万元。“原来计算我的投资收回至少20年,现在我已经不敢想何时能收回投资了。到底救不救三鹿,在昨天的座谈会上我呼吁政府要给奶农一个明确的说法。”朱德江说,“如果三鹿救不活,以后奶的收购得不到保证的话,我们唯一选择就是让农民把牛领回家。”

      让奶农把牛领回去,无异于逼奶农杀牛。记者手里掌握的一份资料表明,2006年,由于全国有70%产奶牛不获利,有些地方出现了杀牛的现象,甚至新生的母犊也以几百元钱的价格卖掉,这实际上是2007年整个乳品业奶源不足的根源所在。新城堡的老乡向记者介绍,一头牛犊要养两年半才开始产奶,杀了牛肯定就伤了乳品业的元气。

      40亿元补贴“拯救”中国奶牛?

      “国务院非常重视这次奶业危机,我已经参加了9个会议,其中4个是李克强副总理主持的。”9月17日,面对奶场的尴尬处境,高鸿宾向奶场业主表明了农业部的态度,也说出了他的心里话“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的生存问题”。

      他抛给朱德江的问题很干脆,“你是养牛的,你说说看,如果给奶农补贴的话,按什么标准合适?”他进一步问,最低给奶农多少钱,就能让奶农们能够维持?当地奶业协会的人摆在农业部副部长面前的是这样一道算数题:一头牛一年的生产成本12000元左右,其中饲料钱占到60%左右,正常年景下,利润应该在2000元钱以上。如果按饲料成本补,一年大约需要7000元钱,以今年还剩三个月计算,大约补贴额需要1800元。不过这种算法的问题在于,养牛户的技术差异和规模不同,悬殊会非常大,似乎很难确定统一的标准。

      直补奶农,这当然只是农业部正在研究的建议之一。有相关专家给记者做了简单的匡算,目前养牛业全年的产值约为600亿元左右,不考虑突发事件影响,在今年剩下的时间内,原料奶的总体产值约为150亿元,如果按照有三分之一的原料奶卖不出去,则需要近40亿~50亿元的资金来收购。在这个前提下,有声音建议,由国家财政拨付收购资金,把原料奶暂时加工成奶粉,“奶粉的保质期比较长”他解释说,这部分奶粉的产权属于国家,将来可以加工成其他产品向市场出售,可以回收部分资金,所以,总体投入应该不会很多。

      但这只是一相情愿,因为没有人知道这场危机何时结束?“这次是比阜阳奶粉事件严重得多的危机,我跟业主们私下说,至少要过两年紧日子。”朱德江向记者透露了他的预期。如果被不幸言中,无论是由谁来补贴奶农,采取何种方式补,都是不菲的开支,牵涉巨大的精力。而且,对于这样大规模的突发事件,中国政府似乎也缺乏处置经验。

      李成认为,目前的奶业竞争无序扩张,风险很大,三鹿事件事发偶然但暴露了行业的乱象。现在看来,政府要支持质量过硬的企业去收奶,并由政府予以补贴,并从根本上解决奶源建设问题,从长远看,政府还要采取鼓励消费的措施,甚至由政府出钱购买奶制品服务于特定人群来创造需求,“目前市场是奶业增长的最大瓶颈。”李成说。 
    打赏捐赠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声明 本文由村网通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村网通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村网通立场。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